散人,懒散之一人。

七月的尾巴碎碎念

入职一个月,我做了什么呢?最辛苦的三天跑盘,风里来雨里去,站在大太阳底下数楼层,被北京老大爷赶出小区。每天微信运动突破三万步,以至于都有同学来问我你每天都干什么呢。我竟无言以对,回了两个字:下乡。

我想到找工作的时候我一直都梦想着进入传媒行业,做我想做的宣传和新媒体,可是屡屡碰壁,遇不到心仪的公司和岗位还有待遇。辗转三家公司,最后到了链家,到了最开始我最不愿意的进入的行业。我知道房地产行业名声不好,更何况是做房地产中介的。

一个月,我开始了解这个行业,这家公司,也开始改观一些看法。不了解是没有发言权的,每一家公司的老板都在利益之外追求着崇高的愿景,无论之于行业还是之于职业。

很多年前的自己并不认为学历之差除了学位证书之外会有什么不同,然而在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之后,才发现学历代表了学习能力、处世态度、为人章法和思考维度。基地培训中不顾集体的违纪行为,明知故犯的懒散态度,以及到了后来看到店里已经成为领导的经理们,用他们一贯的傲慢和无礼来进行上下级的沟通。你说这就是职场,而这却是我理解的不懂得何为尊重。

一个月可以做多少事呢?穿着正装却也是不修边幅的穿行在马路之间,踩着黑色皮鞋跑来跑去,终日拿着电话拨出一串又一串的号码。对,每一项对于我来说都是挑战,都是心理上难以克服的地方 。我喜欢总部的高管们给我们开会,他们总能讲出让我眼前一亮的话来。

一个月能发生多少事呢?家里遭了洪灾,所有方的言语和行为是对的又是不对的。家乡的人都在声讨政府,网络上的人都在斥责公知造谣。当成为事件本身中的一员时,我又是当年那个愤青。经过了崇拜公知的十年,又进入了嘲讽公知的时代,我头一次感谢那些刺耳不同的声音,我惧怕只发出一种声音的社会和时代。所谓的小粉红们为政府正名和开脱,反复强调公知造谣和意图分裂祖国。分明知道这就是事实的自己,总是愤慨万分。然而反复发的微博在首页丝毫没有引起关注,往常天天点蜡怀念这个哀悼那个的一群粉丝,没有一个人关注这件事。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无可厚非。

一场灾难可以验证什么呢?往日的谎言,掌权者的公信力,基层群众的力量以及愚昧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言吾 | Powered by LOFTER